佛羅多的敵人在哪裡?
◎余季音


拜讀日前陳玟如君的「蔡明亮飾演佛羅多」,筆者十分同意台灣的電影產業是我們不該
放棄、也不能放棄的珍寶,而作者將拯救台灣電影工業比作保衛中土之戰,除反映了台灣電
影業正值危急存亡之秋的現狀,更寫實了許多台灣電影人、影迷赤誠的熱情。然而,如果這
是一場不能不勝的硬仗,我們不僅要知彼,更要知己。但我們真的了解台灣電影工業的問題
嗎?

蔡明亮國際名導的聲譽不容置疑,筆者亦十分欣賞佩服蔡導的作品。但筆者以為,陳君
將蔡明亮比作佛羅多掛帥領軍是不恰當的。像蔡明亮這樣風格化電影作者的作品,能夠在華
納威秀上映,與眾影痴神交。然而,沒有一部台灣出品的商業電影有幸進入院線之列。我們
有蜚聲影界的大師,卻沒有一點大眾電影的容身之地。這說明了什麼?我們是否該開始從自
己身上找答案?為什麼台灣沒有大眾電影的可能?

我們當然需要像蔡明亮這樣的導演、我們當然要保障嚴肅作品的生存空間,但我們不能指望
「純粹凝視」、超越商業價值的前衛藝術成為大眾,甚至以此光復中土。曲高和寡、小眾與
大眾的分別古今中外皆然,日、韓藉電影文化的輸出贏得國際的注目固然令人振奮,但那是
宮崎駿、是「我的野蠻女友」啊!如果日、韓的例子能給予我們任何啟示,那便是我們大眾
通俗電影這一塊,已經荒蕪太久了。

我相信我們不缺像宮崎駿那樣富感染力的通俗電影創作者,只是我們缺乏對他們的信任
與肯定,於是很少有電影工作者敢被貼上通俗的標籤、更少有人能大方的以「拍攝大眾看得
懂的電影」為創作初衷。我們不必唯利是圖,但也不能以唯大師是瞻的心態經營電影產業,
以為通俗即媚俗、以為易懂即膚淺,讓優秀的通俗作品失去舞台、讓所謂好萊塢吃去所有大
眾電影的市場、讓台灣電影業持續蕭條,然後以過於概念化的好萊塢對應處境的悲涼,以為
那就是我們所要討伐的敵人。

大家都關心台灣電影的未來,這是我們的資產,當然不能輕言放棄,但要重振台灣影業

ikic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